曹德旺跑了(曹德旺出了什么事)

频道:资讯 日期:2022-08-06- 09:33:13 浏览:38

今天给各位分享曹德旺跑了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曹德旺出了什么事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究竟是谁把曹德旺们逼"跑"了

近日,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10亿美金办厂的新闻被各路媒体炒得火热,有人蓄意要给老总曹德旺“扣帽子”,说“曹德旺跑了”。

随后,曹总接受采访,明确解释自己为何把工厂开到美国之后,人们才慢慢反应过来。原来,曹德旺在美国办厂,土地几乎免费,油、电、气等能源价格都比国内低很多。特别是税负,中国企业的税负比美国高35%。我相信,曹德旺说话还是留有余地的,与企业经营相关的政府大佬们,每年以各种借口从他那里拿走的“孝敬钱”,绝对不会是个小数字。

在很长时间里,国内企业高税负现象已经众人皆知,有关权威人士也一直反复表态要减税。但值得重点关注和探讨的一个现象是:为什么减税“雷声大雨点小”、“实际税负越减越重”呢?

专栏作家陈恩挚指出:政府的开支没有大量减少。政府自身并没有钱,其开支主要来自于企业和个人的税。所以,只有政府减少开支,那么企业才可能真正减税。否则,某个领域或产业减税了,意味着另一个领域要增税。我认为,这话可谓一语中的。

根据公开资料,2003年,由国家财政、预算外资金、企业与村民交费和列支成本支出的行政事业供养费高达15766亿元,占2003年GDP的13.52%。而整个国家总计支出37960亿元中的37.58%,由被供养人员所消耗。目前,这个占比应该更高。

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不到全国人口4%的“吃皇粮”的群体,消耗了全民财政收入的30%;而德国同样的支出是财政收入的2.7%,埃及是3.1%,印度是6.3%,加拿大是7.1%,俄罗斯是7.6%。

你看看,别的国家,“养活政府”只需要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几,但咱们却要花去30%。另外,中国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又是世界罕见的。据21世纪经济报道 :2013年数据显示,我国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2.9万亿,人均宏观税负接近万元。

关于我国财政供养人员的现状,我相信大家还该有点记忆。当年朱总理上任时曾宣布要进行大刀阔斧的精简机构改革,他当时提出的目标是国家工作人员减少一半。也就是说,公务员队伍在那时就已严重超编。悲哀的是,朱总理没完成他的精简目标,相反,这些年,政府规模继续在恶性膨胀。另一方面,人数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离退休之后,居然待遇不减,每个离休人员一方面拿着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的高工资待遇,一边还像在职一样享受住房、用车、免费医疗福利待遇,甚至出现一人离休,全家人生病免费吃药的奇观。把当年社会主义的全民福利全部取消,让老百姓变得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学,但“公家人”却加倍享受着超国民待遇,这符合共产党的执政宗旨吗?

中华全国总工会集体合同部部长张建国曾告诉我们另外一组数据,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居民劳动报酬比例的下降,直接原因就是政府膨胀造成的。目前,全球经济通缩,政府债务缠身,社会运行困难,如果再向社会伸手要钱,会使已经步履维艰的经济转型变得更加困难,社会矛盾更加突出,人民群众对政府的反抗情绪会进一步加深。

我多次呼吁,政府已经在大力取消和下放各类审批项目了,与此同时更应该加快政府机制体制改革的步伐,将现有的财政供养人员裁减50%--90%,那不仅卖地财政吃饭财政可以寿终正寝,而且纳税人也能从根本上获得解放,社会生产力可以获得更大发展,政府管理可以走向民主更具效率,一系列社会问题可以得到根本解决。我认为,最现实最可行的办法就是在确保中央稳定、司法稳定和部队稳定的前提下,先行改组各级基层政府,实施政府职能、机构、机制全面重构。公务员不再实行终身制,而采取志愿者的办法,立法规定大学生毕业后,必须从事一到两年的社会公共服务,期间只领取基本生活费用。各级政府机关只留有少量管理者(或者叫领导)职位,其余事务性工作全部从志愿者中选用。把这样做节省下来的税收返还给社会,用于发展生产,创造经济价值,这么一来,不仅人民负担一下子减轻许多,社会发展也有了更充裕的资金,社会就业面会有大幅扩大,良性循环就会产生,更主要的是,政府行为肯定会变得比现在廉洁,效率比现在要高,社会风气会比现在好,官民矛盾会比现在少。另外,立即取消离退公职人员的超国民待遇,拿与企业退休人员一样的工资待遇,也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李嘉诚跑了,今天,曹德旺又要“跑”,这不是他们不爱国了,而是“国”太不爱惜他们了。百姓头上榨,企业头上榨,祖上留下的地都被卖光了,全榨干了之后怎么办?该收收手了!

佛商曹德旺被疑跑路 回应:祖国厚待我,我跑啥

“我跟李嘉诚不能比,我不做房地产,我不为钱,我捐了八九十亿给中国,我赚的钱也是捐掉。为什么拿我跟他比呢?我是实业家。”(供图:东方IC)

[原标题]曹德旺回应跑路传闻

近日,一段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刷爆朋友圈。视频中曹德旺说计划花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并提出国内税收负担太高。于是舆论延续之前“李嘉诚跑了”的思维,猜测曹德旺也要跑了。12月20日,曹德旺再次面对媒体,明确回应,中国厚待我,我跑出去干什么呢?

“我什么时候跑了?”

2016年10月7日,由福耀集团投资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正式在美国俄亥俄州竣工投产。该项目投资6亿美元,是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加上2014年福耀玻璃已在美国投资4亿美元生产汽车玻璃,福耀集团在美国投资已高达10亿美元。被问及原因,曹德旺表示“中国实体经济的成本,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这个回答迅速被解读为曹德旺准备“逃离中国市场、把制造业回流美国”。

对此,曹德旺12月20日再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反问:“我什么时候跑了?”他表示,福耀玻璃所有对外的投资,都是经过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批准的。“我们是全体产业的供应链,我们做玻璃的,都随着汽车厂走。汽车厂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他说。

曹德旺表示:“福耀制造的市场销路65%在中国,我跑出去干什么呢?”但市场重点在中国不等于不出去投资,“因为你想变成全球公司,必须在国外投资。”据曹德旺介绍,在美国项目开通的时候,福耀玻璃在天津的项目也开通,同时在苏州工业园区刚刚拿了一块地。从福耀玻璃官网也可以看到,它在国内有十几个生产基地,销售网点更不计其数。

“我跟李嘉诚不同”

“曹德旺跑路”之说起源于去年“李嘉诚跑路”。当时李嘉诚卖掉内地房产,撒腿跑到英国去了。对此曹德旺表示不屑一顾:“我跟李嘉诚不能比,我不做房地产,我不为钱,我捐了八九十亿给中国,我赚的钱也是捐掉。为什么拿我跟他比呢?我是实业家。”

据报道,33年来,曹德旺做的公益捐赠累计已达到70亿,因此他被媒体称为“首善”。同时,曹德旺还说,福耀玻璃建厂30多年,有20多年是福建纳税模范。

在昨天的对话采访中,曹德旺多次反问:“我跑出去干什么呢?”像是在质问所有怀疑、误解他的人。他说,中国汽车商70%是我的玻璃。你说我跑出去,把那些汽车商扔下来,首先告状的就是那些汽车厂。曹德旺明确表示:“我不是搬出去。我今年才投产的美国项目,还没有带来利润。我在美国建厂20年前开始。这几年美国投资的同时,配合美国的战略。”

别让曹德旺跑了有用吗

近日,福耀玻璃在美国10亿美金办厂的新闻被各路媒体炒得火热,有人蓄意要给老总曹德旺“扣帽子”,说“曹德旺跑了”。

随后,曹总接受采访,明确解释自己为何把工厂开到美国之后,人们才慢慢反应过来。原来,曹德旺在美国办厂,土地几乎,油、电、气等能源价格都比国内低很多。特别是税负,中国的税负比美国高35%。我相信,曹德旺说话还是留有余地的,与经营相关的大佬们,每年以各种借口从他那里拿走的“孝敬钱”,绝对不会是个小数字。

在很长时间里,国内高税负现象已经众人皆知,有关权威人士也一直反复表态要减税。但值得重点关注和探讨的一个现象是:为什么减税“雷声大雨点小”、“实际税负越减越重”呢?

专栏作家陈恩挚指出:的开支没有大量减少。自身并没有钱,其开支主要来自于和个人的税。所以,只有减少开支,那么才可能真正减税。否则,某个领域或产业减税了,意味着另一个领域要增税。我认为,这话可谓一语中的。

根据公开资料,2003年,由国家财政、预算外资金、与村民交费和列支成本支出的行政事业供养费高达15766亿元,占2003年GDP的13.52%。而整个国家总计支出37960亿元中的37.58%,由被供养人员所消耗。目前,这个占比应该更高。

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不到全国人口4%的“吃皇粮”的群体,消耗了全民财政收入的30%;而德国同样的支出是财政收入的2.7%,埃及是3.1%,印度是6.3%,加拿大是7.1%,俄罗斯是7.6%。

你看看,别的国家,“养活”只需要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几,但咱们却要花去30%。另外,中国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又是世界罕见的。据21世纪经济报道 :2013年数据显示,我国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2.9万亿,人均宏观税负接近万元。

关于我国财政供养人员的现状,我相信大家还该有点记忆。当年朱上任时曾宣布要进行大刀阔斧的精简改革,他当时提出的目标是国家工作人员减少一半。也就是说,公务员队伍在那时就已严重超编。悲哀的是,朱没完成他的精简目标,相反,这些年,规模继续在恶性膨胀。另一方面,人数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离退休之后,居然待遇不减,每个离休人员一方面拿着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的高工资待遇,一边还像在职一样享受住房、用车、医疗福利待遇,甚至出现一人离休,全家人生病吃的奇观。把当年社会主义的全民福利全部取消,让老百姓变得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学,但“公家人”却加倍享受着超国民待遇,这符合的执政宗旨吗?

中华全国总工会集体部部长张建国曾告诉我们另外一组数据,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居民劳动报酬比例的下降,直接原因就是膨胀造成的。目前,全球经济通缩,债务缠身,社会运行困难,如果再向社会伸手要钱,会使已经步履维艰的经济转型变得更加困难,社会矛盾更加突出,人民群众对的反抗情绪会进一步加深。

我多次呼吁,已经在大力取消和下放各类审批项目了,与此同时更应该加快机制体制改革的步伐,将现有的财政供养人员裁减50%--90%,那不仅卖地财政吃饭财政可以寿终正寝,而且纳税人也能从根本上获得解放,社会生产力可以获得更大发展,管理可以走向民主更具效率,一系列社会问题可以得到根本解决。我认为,最现实最可行的办法就是在确保中央稳定、稳定和部队稳定的前提下,先行改组各级基层,实施职能、、机制全面重构。公务员不再实行终身制,而采取志愿者的办法,立法规定大学生毕业后,必须从事一到两年的社会公共服务,期间只领取基本生活费用。各级机关只留有少量管理者(或者叫领导)职位,其余事务性工作全部从志愿者中选用。把这样做节省下来的税收返还给社会,用于发展生产,创造经济价值,这么一来,不仅人民负担一下子减轻许多,社会发展也有了更充裕的资金,社会就业面会有大幅扩大,良性循环就会产生,更主要的是,行为肯定会变得比现在廉洁,效率比现在要高,社会风气会比现在好,官民矛盾会比现在少。另外,立即取消离退公职人员的超国民待遇,拿与退休人员一样的工资待遇,也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李嘉诚跑了,今天,曹德旺又要“跑”,这不是他们不爱国了,而是“国”太不爱惜他们了。百姓头上榨,头上榨,祖上留下的地都被卖光了,全榨干了之后怎么办?该收收手了!

曹德旺跑了吗跑路背后的真相是啥

他只是正常的投资而已,哪里成本低利润高环境事宜企业就去哪里,东南亚或非洲人工、原材料成本低也有企业搬过去。国外那么多企业工厂搬到中国来,他们国民会说他们企业家跑了吗?

曹德旺真的“跑”了吗

他只是正常的而已,哪里成本低利润高环境事宜就去哪里,东南亚或非洲人工、原材料成本低也有搬过去。国外那么多工厂搬到中国来,他们国民会说他们家跑了吗?

曹德旺跑了,宗庆后会跑么

把所有企业家都逼成炒房客,把所有企业都逼向金融行业和骗子公司,中国经济就真的真的非常堪忧了!

曹德旺跑了,宗庆后会跑吗?

一年前,李嘉诚卖掉内地房产,撒腿跑到英国去了,那时,一篇《别让李嘉诚跑了》的文章火爆网络。李嘉诚发迹于香港,作为一个在商言商的生意人,对内地或许没有太多感情,所以当时有官媒发文说,跑了就跑了吧,我们不留!

一年之后,被称为中国个人慈善第一人的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先生也要跑了。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他透露,他已经在美国俄亥俄州莫瑞恩投资6亿美元新建汽车玻璃厂,当地政府补贴了3000多万美元。成为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

有人问曹德旺:美国人工和福利那么高,肯定会拉高产品成本,让产品失去竞争力,为什么要离开中国跑这么远去投资呢?这个决定难道没错吗?

曹德旺算了一笔账:美国工人的工资和福利占到总营业额的40%,蓝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8倍,白领工资价格是中国的2倍多,表面看,人力成本确实比中国高。

但是,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高35%,因为美国只征收所得税,光赋税就能省下一半。还有,美国能源也比中国便宜,天然气价格只是中国的五分之一,电费是国内三分之一,水费连三分之一都不到。而且,还没有过路过桥费用,运输成本也大大降低了。

曹德旺举了一个例子:做一片夹层玻璃在中国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我们预算是6块5,差5块。差5块的时候我在美国做是5块5。我们出口美国,出口是先征后退,在这基础上还要交4%,这样,一块玻璃出口需要交1块多钱,这就省去了1块多。那么在美国还有电价便宜,气价便宜,还有很多优惠条件,总的来说,算起来总利润会差40%,在美国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曹德旺是一位土生土长的中国企业家,是全国政协委员,迄今共计慈善捐赠60亿元,在当地是被很多人奉为神一样膜拜的人,但是在企业投资和生意选择这块,他还是选择了美国。而且,这不是心血来潮和一时冲动,而是观察了20年的结果。

对于中国企业家这样的选择,我们当然不能有太多的苛责,而是需要太多的反思。我们的人口红利享受了30多年,即使现在,人力成本虽然仍然比人家低很多,但企业的综合负担竟然还比人家高,宏观税负还是如此之重。

有这样抱怨的企业家不止是曹德旺一个,前几天在一个经济学家论坛上,哇哈哈董事长宗庆后也透露:营改增说降低税收,我看一点都没有,说税下滑了5000亿,我看是收税收不下来,把没有收上来的税收当作降税的指标了。

土地成本太高也是企业的一项重要负担,曹德旺说,他在美国的投资,土地基本不需要花钱,但是在中国,宗庆后说:现在工业用地需要几十万、上百万一亩,这么大的投资成本谁去投?而且水电气都是国有的垄断企业,用水电气、建设工厂,都需要高额的费用,而且审批的不少环节还需要花不少钱,请第三方评估出报告,什么环评、能评、清洁生产等等一系列审批都要费用,而且很麻烦,如此高的投资成本,盈利又没把握,谁还敢贸然投资?

企业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根本,有些地方政府,经济不好了,出台一个政策就想向企业收税,如果企业被榨干了,还能向谁收呢?我们整天说民间投资太低迷,要振兴实体经济,但如此高的税负,利润率又这么低,连生存都困难,谁还愿意去干实体经济?

其实,对很多制造企业来说,人工成本并不高,工人工资稍微上涨了一点,很多人就在叫喊,人力成本太高,其实这只是企业很小的考量,人力工资高,对一国的消费是好事情,它会促进企业产品的销售,反倒是税费问题,土地成本,资源价格成本,物流成本和各种营商环境,才是企业头痛的问题。

特别是地方政府的态度是一个重要因素,有的地方企业进来了,地方各种势力三天两头向企业伸手要钱,各种非明面和税收之外的费用,弄得企业无所适从,最后不得不撤走。收点税当然理所当然,但需要法定,而且要等人家企业先赚到钱,再来合理负税。如果钱还没赚到就要先交税,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而且还不少,这样的环境没人愿意投资搞实业,剩下的就是一帮国有企业和有关系有背景、骗补贴的企业了。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有一组数据,认为中国企业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干到36%了,2015宏观税负率36.9%将近37%了。

而在2005年之前宏观税负比较低的时候,正是中国制造业和经济最具活力的时候。而在税负不断上升的时候,也是中国经济走下坡路和制造业竞争力逐渐减退之时。

在业界,流行中国制造业有个“死亡税率”的说法,就是中国企业如果按照规定税率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就处于死亡的边缘,这就是死亡税率。内有死亡税率,死亡成本,房地产的夹击,所以中国制造业形势堪忧。

大力振兴实体经济,真的不能再空喊口号了。把所有企业都逼向国外,把所有企业家都逼成炒房客,把所有企业都逼向金融行业和骗子公司,中国经济就真的真的非常堪忧了!

关于曹德旺跑了和曹德旺出了什么事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相关文章